(1 / 2)

陈香台觉得这太不慎重了,太不隆重了。

可结果她自己呢?

三月初,陆姜糖的满月宴刚过,江织一家来帝都小住。

江织那时候还处在“总有坏人要害周徐纺”的重症期,所以也没打声招呼,悄无声息地回来了。

陆家人都不在,只有陆星澜和陈香台在。

为什么陈香台在?

因为她加上了偶像的微信,得了“内部消息”,知道最近偶像会过来,于是乎一面保密,一面天天过来守株待兔。

陈香台在实验室的编号是020,周徐纺是011,那是020和011第一次打照面。

场面嘛,追星现场。

020朝偶像递出了颤抖的小手:“你、你好哇。”

011先对陆星澜点头问候,再上前,握住020的手:“你好。”

江织把陆姜糖抱到楼上去睡觉。

陆星澜就是一缕空气,自从周徐纺进门,陈香台就看不见他了。

此刻,020激动地坐到了偶像身边,用饱含爱意的眼神看着偶像,殷切地问道:“您吃香蕉吗?”

您?

011失笑,也不好拒绝,就点了头。

“我给您剥。”

020挑了个最大的,剥了皮递给偶像。

011并不是很爱笑,但很友好:“谢谢。”

020开心地要上天:“不客气~”尾音都要飘上天。

香蕉吃了一半,020又殷切地问偶像:“要喝ad钙奶吗?”

她知道的,偶像喜欢ad钙奶和糖。

011点头。

热情的020立马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大包零食提上桌,从里面拿出一排ad钙奶,撕掉包装袋,插好吸管:“011,我帮您把吸管插好了。”

011对她微笑:“谢谢。”

020笑得很灿烂:“不客气。”

她也给自己拿了一瓶,和偶像共进晚“奶”。

哦,对了。

“还有棉花糖。”

她把一大包棉花糖全部掏出来,和偶像共进晚“糖”。

偶像看到棉花糖后,明显目光亮了好几个度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江织最近管她吃糖管的很严。

江织把孩子哄睡了才下楼,看见桌子上一堆棉花糖的空包装袋,看陆星澜的眼神简直像看狗。

“我最近在给周徐纺戒糖。”也不是戒,就是不想让她吃太多。

陆·空气·星澜:所以?

两人站在楼梯口附近的位置,江织看见周徐纺又拆了一包,眉头明显皱了一下:“你女朋友拿了一大袋子棉花糖给周徐纺吃。”都吃了十几袋了,周徐纺是个吃糖就不吃饭的。

陆星澜也朝那边看了一眼:“我女朋友只给她拆了一袋,剩下的全是你老婆自己拆的。”

江织语塞。

他能怎么着,他又管不住周徐纺。

他只能说陆星澜了:“你不能管管你女朋友?”

陆星澜冷漠:“抱歉,管不住。”

江织回他一个冷眼。

分享了零食之后,011和020的相熟程度发生了质的飞跃,两人回忆往昔,说了很久实验室的事,说着说着,就说到了基因异能,对此,020表示出了对011的好奇与崇拜,011就去别墅的院子里表演“闪现”给020看。

011很认真的表演:“我开始了。”

020非常聚精会神:“好。”

咻——

011一秒移到了老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