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之:疯狂造人计划(1 / 2)

高宇杰 沈瑾萱 12464 字 6个月前

张美丽接到沈瑾萱的电话,是在周六的中午。https://www.maiyj.com

“三点钟陪我去接我妈。”

沈瑾萱不是征询,是命令,张美丽没好气的哼一声:“你妈来了,应该是你老公陪你去接,管我鸟事?”

“不想要孩子了是吧?”

“我的事你就别管了,我自己都放弃了你还瞎忙活个什么劲,再说了,我想要孩子跟你妈有什么关系?我去接你妈,你妈就能给一个孩子么?”

“当然了。”

沈瑾萱神神秘秘的说:“我妈这次可专程为你来的。”

“为我?为我什么?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呢。”

“你先来我家,见了面我再跟你细说。”

她兀自挂断电话,张美丽挣扎了一会,提着包还真的去了。

一见着面,她便问:“到底啥事?装神弄鬼的。”

“时间来不及了,我们边走边聊吧。”

呵,丫自嘲的笑笑,她一定是脑子进水了,才屁颠屁颠的围着这女人团团转。

“我告诉你,你今天要是敢忽悠我,你死定了!”

“谁忽悠你啊,别的事可以忽悠,孩子的事也可以忽悠吗?”

沈瑾萱拉着她的手便出了紫藤园,去机场的路上,她缓缓道出了原由:“其实我妈这次来真的是为了你,她听说你习惯性流产,特地给你送草药来了,拒说特管用。”

“你妈给我送草药?你家开药店的啊?”

“不是,是从一位江湖郎中那买来的秘方。”

“骗人的吧?”

“怎么会,好多人吃过那草药都生孩子了,你以为好买啊,若没熟人还买不到呢。”

张美丽见她说话时表情认真,不像是开玩笑,顿时,已经冷却的心开始变得热血沸腾。

三点整,飞机降落,沈母笑吟吟的出现在她们的视线里,沈瑾萱刚想奔过去,张美丽已经先她一步飞过去了:“伯母,好久不见,十分想念!!”

呵,打电话的时候还意兴阑珊的,一听帮她带了能生孩子的草药,那态度简直是以光的速度转变啊。

这两年,沈母经常飞过来,所以,张美丽自是也不陌生。

“没有好久不见吧?我两个月前才来过。”

沈母拍了拍她的头。

“哎哟,人家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……”

切,沈瑾萱在一旁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“我听瑾萱说你专程给我送草药来的?”沉不住气,开始切入正题了。

“是啊。”

沈母说着便从包里拿出一塑料袋的有着怪味的草药:“每天早上让你婆婆给你煮一碗,连续喝三个月,绝对可以平安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“真有这么神?”

她有些不相信,去了几个国家什么高科技药没吃过,也没见着有啥效果,区区一袋野草就能解决她的问题了?

“当然,你只要相信伯母,我保证你明年就能抱上个大胖小子。”

大胖小子……

张美丽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啊。

“好吧,那我就试一试。”

她决定破釜沉舟,反正不喝也生不了,喝了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,原本她是已经放弃了的,奈何有个爱管闲事的闺蜜,整天在她耳边唠叨,不到最后关头不能放弃,还故意把两个孩子抱她面前刺激她,才使得她现在又重拾了决心。

“这个药很苦,而且刚开始喝会有一些不良反应,你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,别到时以为伯母是害你来着。”

“不会的,不会的,就算是毒药我也照喝不误,绝对不会辜负了您老人家的用心良苦。”

沈母扑哧一笑:“瞧你说的,要是毒药我还敢让你喝吗?我也是心疼你求子心切。”

“我明白,我明白,绝对的明白。”

“明白就赶紧回家准备吧,喝药期间记得同房的频率要多一些哦,在药效没有挥发的情况下,早怀早生。”

沈瑾萱邪恶的提醒。

“你怎么知道?你喝过?”

“废话,我怎么可能喝过,这是常识……”

张美丽脸一红,羞答答的说:“那我这就回去准备。”

“恩,去吧。”

她抱着宝贝似的草药回了家,瞧见婆婆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冲过去说:“妈,我有救了……”

高母吓一跳:“什么有救了?”

“看这个。”她举起手中的草药:“瑾萱她娘从上海特地给我送过来的,拒说专治不孕不育和习惯性流产。”

“哎,别折腾了,这几年你还嫌药吃的不够多啊。”

“没关系,试试也无妨,说不定就管用了呢,瑾萱她娘若没有把握是不会千里迢迢跑过来的。”

见媳妇一脸坚定,高母只好点头:“那行,要试就试吧,怎么着?要我现在去熬给你喝吗?”

“不是,明天早上再熬。”

晚上高宇杰回家,见张美丽没在客厅,疑惑的问:“妈,我老婆呢?”

“楼上。”

他蹬蹬的跑上楼,推开卧室的门,发现屋内漆黑一片,“美丽?你在吗?”他轻声喊。

“我在呢,老公,过来。”

“怎么不开灯?”

他顺着声源往床边走去,刚想按亮开关,脖子上攀过来两条蛇一样的手臂:“杰,这个月我们再试着要个孩子吧?”

高宇杰浑身一震,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已经快有二年,她没再提过要孩子这敏感的话题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他诚惶诚恐的伸出手,摸了摸她的额头。

“讨厌,我有什么事,人家这是主动跟你暧昧呢。”

高宇杰倒是乐了,直接将老婆给推到在床上。

“来吧,老婆,生孩子。”

……

……

咚咚……

房门被敲响,门外传来婆婆的声音:“你俩还吃饭不?”

黑暗中汗流浃背的两人压抑着笑声,张美丽清了清嗓子,回应说:“妈,这就去哦。”

说完,她便亲了亲高宇杰的胸膛,缩在他怀里小声嘟囔着,“明儿再继续为孩子努力……”

一大清早,高宇杰发现爱睡懒觉的老婆不见了,他讶异的下了床寻找,楼上找了个遍没找到人,便赶紧到楼下去找,结果在楼下的厨房里,看到了老婆端着一碗黑如墨汁的药水,正皱着眉捏着鼻子往肚子里灌。

“你喝的什么?”

他震惊的上前询问。

张美丽已经喝光了一碗草药,痛苦的说:“能怀上孩子的神奇药方。”

“哪里弄的?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?”

“瑾萱她娘从上海给我带来的,我一定要坚持喝三个月,听说非常管用!”

“这些民间偏方都是骗人的,别喝了,喝出毛病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“我一定要喝,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了孩子努力,你只管配合我就好,其它的不用管。”

“配合你?我配合你什么?”

“废话,生孩子是一个人的事吗?你说你配合我什么?”

高宇杰眼一瞪:“我现在以丈夫的身份命令你,不许再喝!”

呵,张美丽没好气的笑笑,学他的样子,眼一瞪:“我现在以妻子的身份命令你,别管闲事,挡我路者,杀无赦。”

“……”

连续喝了三天草药,张美丽真的有了不良反应,一开始是厌食无力,后来便是恶心呕吐,原本不支持她喝草药的高宇杰,更是有了阻止她的理由。

“你要再喝下去,孩子没出生,你便先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