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5 大结局下(1 / 2)

风雨过后,便是兑现承诺的时候,慕煜城与沈瑾萱决定去上海接女儿,只是谁也没想到,一颗潜伏在他身体里的炸弹,在这个时候爆炸了。

两人刚到机场,还没有过安检,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的痛感袭来,慕煜城两眼一黑,昏倒在机场的大厅内。

沈瑾萱尖叫一声,慌乱的呼唤:“老公??老公??你怎么了??你怎么了啊!你不要吓我啊!”

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火速将慕煜城送到了就近的医院,等待检查结果的漫长过程中,沈瑾萱的心一直是揪在一起的,她不知道人生要经历多少次苦难,才能够到达所谓的幸福彼岸,但是有一点她很笃定,那就是老天爷不会再夺走她的幸福了。

她千疮百孔的幸福,就是给老天爷,老天爷也不会要的……

“瑾萱,四弟怎样了?”

“太太,慕少怎么会昏倒呢?他身体一向很好啊?”

“早上你们出门时他有没有什么异常?”

“……”

来自四面八方的质问,令她茫然失措,现在她也很想知道,慕煜城到底是怎么了……

二十分钟后,检查的医生走出来,他面色凝重的问:“患者是不是头部受过重创?比如枪伤?”

“是的,情况不好吗?”

高宇杰忧虑的问。

“经过我们初步诊断,是枪伤后没有好好调养留下了后遗症,造成脑部损伤,必须要动手术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“现在吗?”

“最晚两天,拖的时间越久对病人越不利。”

“那手术有没有什么风险?”

沈瑾萱紧握双拳,努力的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。

“比起生命危险,失忆的可能性要大一点。”

失忆……

听到失忆两个字她的心便开始痛了。

“有多大?”

“80%”

“这么大的可能性吗?那不等于一定会失忆?”

慕雅姿急得跳起来。

“也不一定,根据病情因人而异,有的病人意志坚定就不会失忆,而有的病人因为经历过太多的痛苦,就有可能会选择失忆来遗忘一切?”

慕岚走到沈瑾萱面前,轻声安慰:“别担心,四弟向来意志坚定,尤其是在对你的感情上。”

“是啊是啊。”

慕雅姿赶紧附和,她们都知道,现在最难过的就是沈瑾萱。

“麻烦你尽快安排手术吧。”

她强忍心痛直视着医生,其实谁也不需要安慰她,因为没有什么比让慕煜城活着更重要。

手术日期最终敲定了明天上午十点,慕煜城中午醒了过来,他得知了自己要动手术的事,对所有人沉默,却对沈瑾萱说了一句:“抱歉。”

也许别人不知道那一句抱歉代表什么,可沈瑾萱明白,因为他说过不会再让她痛苦了,可现在却又让她难过了。

所以,他觉得抱歉。

下午慕煜城坚持要回紫藤园,他同意动手术,但手术的前一天,他不想住在医院。

沈瑾萱陪着他回到了山上,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言,到了家门口,她强颜欢笑说:“别想太多了,只不过是个小手术而已,这么多的坎都过去了,还有什么是过不去的。”

慕煜城心疼的理了理她鬓角的碎发,温润的说:“我没关系,所以不用伪装坚强来安慰我。”

前方传来脚步的声音,两人抬头,于妈含泪走到了慕煜城面前,一把握住他的手,哽咽着说:“少爷啊,夫人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你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恩我知道,谢谢。”

沈瑾萱见她手里拎着个行李袋,疑惑的问: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

“我去山下的天坛寺给少爷祈福,他什么时候康复我什么回来……”

于妈说完,头一甩转身就往山下跑,慕煜城忙将她拉住:“不用了,你的心意我领了,那些都是迷信,只是图个心里安慰罢了。”

“就算是图个心理安慰我也要去!”

她固执的挣脱了他的手,慕煜城还想说什么,沈瑾萱制止了:“让她去吧,只是想为你点事而已。”

挽着他的胳膊进了园子,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,她蹲在他面前,柔声问:“晚上想吃什么?只要你想吃的我都做给你吃。”

慕煜城笑笑:“什么都可以,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。”

“那好,你等我。”

沈瑾萱进了厨房,很快慕煜城就听到了厨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,他弯了弯唇角,躺到沙发上,准备小睡一会。

睡了不知多久,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唤声:“老公,醒醒,老公……”

他悠然睁开眼,撇见妻子一脸的担忧,伸手戳她额头:“我只不过是睡了一会,怎么吓成这样?莫非怕我醒不来了?”

“不许胡说。”

她扑到他怀里紧紧的抱住他,心有余悸的说:“晚饭准备好了,趁热吃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人进了餐房,看着桌上摆放着两碗热腾腾的水饺,慕煜城笑了:“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?现在已经能看洞悉我所有的想法了吗?”

“你以前就喜欢,所以不需要洞悉,只是恋人间最常见的心有灵犀。”

慕煜城接过她递来的筷子,夹了一只水饺放到嘴里,嚼了嚼,点头:“味道一如既往的好。”

“所以,会记住的对吗?”

“恩?”他不解的挑眉,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。

“就算不记得我了,也会记住这个味道的对吗?”

慕煜城怔了怔,瞬间恍然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宠溺的说:“傻瓜。”

吃了晚饭,沈瑾萱不顾他提议去看场电影的强烈心愿,执意将他逼到了楼上,让他好好睡觉,养足精神准备明天的手术。

“你不睡吗?”他拽住她欲离开的手。

“我待会就睡,楼下的碗还没有洗。”

“那亲我一下吧。”

沈瑾萱没好气的笑笑,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,一直吻到他的唇,把她所有的爱都用唇传递到了他的心间。

“我想要。”

“不行,你明天要手术,不能消耗太多的体力。”

沈瑾萱替他盖好被子,无视他一双灼热的眼,狠心的出了卧室。

她独自一人来到了天台,站在护栏边,双手抱胸凝望着远处朦胧的山峦,突然掩面痛哭了起来,幸福一直在朝她微笑,而她如旋转木马一般乐此不疲地追逐,却总隔着那小段无法跨越的残忍的距离。

泪水穿越指缝,悲伤逆流成河,如果月亮也会流泪的话,那么,一定会带着星星为这段心酸的爱情黯然哭泣。

腰间忽尔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禁锢住,沈瑾萱慌忙擦拭掉眼角的泪痕,无措的问: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

“如果怕我失忆忘了你,那就不要动这个手术了。”

“不是的,我不是怕这个,我只是心疼我们为什么会爱的这么辛苦。”

每一次感觉幸福近在咫尺,往前一步,却总是抓不住,那种无力感,像毒蛇一样侵蚀着她的身体,伤得她体无完肤。

“答应我,以后无论遇到多么伤心的事,都不要再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的哭了,要哭就靠在我的肩膀上哭吧。”

“好。”她重重点头。

沈瑾萱哭了很久,直到宣泄完心里所有的愤怒,才靠到他肩上,目视着天空最亮的一颗星说:“我们是不是真的经历了很多的痛苦?”

“是的,很多。”

“那你会选择失忆来遗忘这一切吗?”

“如果我可以选择不爱你,那么我就可以这样选择。”

慕煜城给了她最安心的回答,可是在给出这个回答的第二天,他却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