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三章 谁欺负我未婚妻?(1 / 2)

她年纪大、资格老,还是萧圪亲生母亲的表妹,教训一下谨妃,便是萧圪本人都不会有什么想法。

谨妃没想到不过是帮儿媳妇说两句话,这把火竟然烧到自己身上。

她气得脸都青了。

明王妃更是要发疯。

赵如熙和尚德长公主这话一出,“淫者见淫”,“一看到男人就想着那档子事儿”的名声是不是要如影随形地跟着她?明王知道这些,就算看在陆家面上不休她,也定然不待见她。往后他真登上了皇位,没准第一个就要把她害死以保全他的颜面。

这两个女人真是好狠的心。

尚德长公主她不敢针对,满腔的怒火都发在了赵如熙身上。

她完全忘了是自己先往赵如熙的身上泼脏水的。如果不是赵如熙口齿伶俐,人缘又好,现在被逼得走投无路的人就是赵如熙了。

她一抬手,拿起桌上的茶水就朝赵如熙脸上泼去,嘴里骂道:“你怎么那么狠?自己整天在男人堆里厮混,不知有多脏多臭,还要往我身上泼脏水。你不得好死。”

赵如熙吃了敏捷丸,便是武功极高的大内高手朝她身上投掷暗器,她都能避开,更不用说明王妃这点茶水了。

她往谦王妃身后一躲,茶水大部分泼了空,小部分泼到了谦王妃脸上。

谦王妃本来就缩着身子尽量降低存在感了,结果猝不及防之下还是被泼了水。她“啊”地一声,一面用帕子擦着脸上的水,一面哭叫道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关我什么事?呜呜呜……”

四皇子想来打的跟萧令衍一样的主意,就是前期先苟着,猥琐发育;等萧圪老了,这些人也拼得精疲力尽了,他才来捡渔翁之利。

所以每件事里都有他的影子,但他本人从来就没什么存在感,娶的王妃也不是世家大族的女子,而是寒门出身的四品官的女儿。

在这些高门大户出身的王妃、郡王妃里,四皇子妃向来都是小心谨慎的,现在被泼了水,她除了嘤嘤哭泣,连句重话都不敢说。

赵如熙见闹得差不多了,瞥了屋角的座钟一眼,抬起手扶了扶头上的珠花。

站在朱氏身边的陆云见状,悄悄退了出去。

赵如熙放下手,没搭理明王妃,而是歉意地对四皇子妃道:“对不住啊谦王妃,我没想到明王妃会动手,刚才下意识的一躲,没想到水会泼到您脸上。”

明王妃见一击未中,还让她又得罪了四皇子妃,赵如熙竟然没事人一般轻声细语地给四皇子妃道歉,她越过四皇子后背就要往赵如熙脸上扇巴掌,赵如熙往旁边一躲,这一掌又拍在了四皇子妃的后脑勺上。

“住手。”岑贵妃怒喝道。

屋里顿时有几个丫鬟婆子站了出来,有两人站到了明王妃的身后,防着她再打人。

明王妃带来的丫鬟婆子一看急了,连忙上前护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