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绝不让她受委屈(1 / 2)

眼下的这个情况,还能怎么办,当然是走了!

“不管怎么样,现在先离开这里再说吧。”秦雄转身就要往外走。

“对对对,得离开!”杨新月也反应过来,拉着秦若仪就要跟着走。

“你们这是干什么!?”

秦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保镖,有些恼。

保镖们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,“你们不能离开!”

人可是他们爷下令抓的,没有七爷的命令,他们就不能离开。

秦雄不甘愿,“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竟然敢这样对我!”

保镖们依旧一脸冷漠,不语。

“我可是你们七爷的岳父,你们怎么敢这样对我?”

秦雄的音量抬高了几分,心里抱着一丝侥幸。

就算秦若仪的事情败露了,那秦暮晚和墨七爷的婚约还没有正式取消,况且聘金也下了。

或许这件事,还有那么一丝回旋的希望。

“这就是七爷的命令!”不想,保镖仍不为所动。

秦雄一看这态度,就知道墨景修肯定是被惹恼了。

看来,这下只能跟墨景修赔罪了。

这时,一名保镖走到一旁,接听电话。

“顾助理,人已经醒了。”

顾言轻嗯一声,吩咐道:“把人放了吧。”

“是。”保镖应下后,回到原来的位置,“让他们走!”

几位保镖立即侧身。

看到这个情况,秦雄没有丝毫犹豫,当即就往外走,杨新月和秦若仪也紧跟着往外走。

一路上,几人还心有余悸,有些摸不清墨景修的态度。

他这是放过他们了吗?

不过,能放他们走,这气应该也差不多消了吧?

说到底,他总归是秦暮晚的父亲,他对自己应该不会做得太绝。

抱着这样的心理,秦雄侧目,“你们两个最近给我安分点,不要再给我生事端了!”

杨新月和秦若仪虽心有不甘,但还是点头答应。

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。

可事实证明,秦雄的想法还是太过天真了。

上午,秦雄才刚踏进公司,助理便匆匆忙忙地跑过来汇报了。

看到他那一副慌张的样子,秦雄不悦地皱了皱眉,“慌慌张张的,像什么样子!”

“秦总,大事不好了……”助理喘匀了气息,缓缓开口,“银行账户的那笔资金,无法动用,已经被冻结了。”

“什么!?”秦雄脸色骤变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,“那是墨家的资金,怎么可能被冻结……”

不对!

没有人敢冻结墨家的资金,除了墨景修!

看来墨景修这下是真的动怒了。

“还有,所有跟我们秦氏有合作的客户,全都纷纷打来电话,取消了合作!”助理接着说道。

秦雄大惊失色,急忙打电话,试图挽回。

“你好,张总,我们之前的合作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,我现在正在开会,不方便接电话。”

不等秦雄把话说完,对方匆匆说完,就把电话挂了。

秦雄愤然,却仍不信邪。

“你好,请问齐总在吗?我是秦氏的秦雄。”